公司沿革

我是一個爸爸來自桃園,4年前的一天我的人生被判了死刑,我的家庭瞬間多了兩個身心障礙的小孩,我無助無奈無…………相信這四年我的故事應該可以寫一篇大道理哭訴自己悲慘遭遇,但我這段時間放棄過去男人認為最重要的工作,深刻去體悟人生最大的價值就是圓滿,也能了解目前現在正剛面臨人生考驗的家庭,他們的需要是什麼,最後我決定用自己所熟悉的資訊來幫助他們減少更大的衝擊。